人工智能風口已經過去了兩年多,但幾乎沒有聽到什么“人工智能寒冬”的言論。盡管,在去年的2018,區塊鏈風口覆蓋了人工智能的聲勢,但人工智能的底力是非常堅挺的。
這個表現在三個方面:

第一:巨頭在風口過后,不斷的加碼;
第二:高校在風口過后,不斷的增加專業;
第三:以產業互聯網為代表的變相B端AI市場搶奪盛行。

而到了2019年,我們再次看到一條關于高校增設人工智能專業的消息:
教育部已于近日印發通知,公布了2018年度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備案和審批結果。呼聲極高的人工智能專業被列入新增審批本科專業名單,全國共有35所高校獲首批建設資格,包括上海交大、同濟大學、浙江大學、西安交大等高校。

此前我在多篇文章談到,人工智能行業的前景好不好,要看兩個條件:

第一:人工智能在各行各業的賦能能力;
第二:國家是不是在大力培育人工智能人才。

賦能能力,幾乎跟當年的互聯網一樣,AI所涉及的行業,大到宇宙探索,太空旅行,小到商業效率,農業生產,都幾乎跟人工智能掛上了關系。國家在政策上,也非常明顯的表現出,一定要爭奪AI這塊大蛋糕。
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,騰訊在加速轉型,提出了往產業互聯網的大方向,其實本質上,就是利用現有的大數據資源、技術沉淀來服務B端產業,說白了,騰訊要全面搶奪人工智能在B端的大蛋糕。盡管騰訊在C端,并沒有就AI方面發很大的力氣,但在B端,涉及到龐大的真金白銀市場,所以趕緊上來咬一口。
前快播的創始人王欣,出獄之后,也成立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公司。據媒體報道,他這次比較沉著,從長遠的維度來思考未來,認為未來一定是AI主導,所以現在在積極布局,搞數據。因為,數據是人工智能的水電煤,所以在今年的一月,我們看到他在發布社交產品馬桶MT,其實,在馬桶MT之前,王欣的團隊已經悄悄發布了多款小程序。
另一個面,阿里繼續在瘋狂挖人,以馬云的戰略眼光,這幾年一直在深挖洞,廣積糧,多名AI領域的大神,盡入馬云榖中。投資千億的達摩院,其野心就是籠絡最好的人工智能人才。馬云不是傻子,這么瘋狂的燒錢,就是為為了的AI時代做全面的布局。
從國家層面看,一個產業好不好,就看優秀的人才多不多,嘗到了互聯網逆襲產業甜頭的中國政府,對AI的熱情和重視度是前所未有的,從中央政策到地方政策,從產業園到資金扶持。
而最給力也是最明顯的,就是調動教育的資源,為中國培養大量的AI人才。人工智能走到今天,無論是產業界還是學界,都一致認為,現階段阻礙人工智能發展的,就是人才的奇缺。歐美的大學AI老師,已經被挖空,中國的AI人才,價格也被炒得很高。根本原因,還是人才的稀缺。
教育部這次再讓35所高校增設人工智能專業,其實也是為了市場和國家AI戰略的考慮。就像當年的碼農專業,在2000年前后如雨后的春筍一樣,為中國的互聯網培養了大量的人才,促進了今天中國互聯網的繁榮。